真人娱乐官网

12320

SHOUJIBAN

WEIXINGONGZHONGHAO

真人娱乐官网JAMAZIKAN:COVID-19GAOSHAOHUANZHEGENGYIFAZHANWEIARDS,JIAJIQIANGDESONGLONGZHILIAOHUOKEJIANGDISIWANGLV

2020-03-19

  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(ARDS)是COVID-19患者的主要死因。不过,目前尚不清楚哪些人群更易发展为ARDS,以及患者从ARDS发展到死亡与哪些因素相关。 

  313日,中国多所医院的研究人员联合发布在《JAMA Internal Medicine》的一项涵盖201COVID-19确诊患者的研究报告揭示了与这两个过程有关的因素,并提出,免疫激活可能是患者发展为ARDS的重要原因,但是免疫反应较弱可能导致老年人死亡风险更高,甲基强的松龙治疗或能用于挽救患者的生命。 

  doi10.1001/jamainternmed.2020.0994 

  这些患者于20191225日至2020126日被收治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,中位年龄为51岁(IQR43-60岁),其中男性患者占比为63.7%。截至2020213日,144名患者(71.6%)已出院,住院中位时间为13天,另有13名患者仍在住院。 

  患者从入院到发展为ARDS的中位时间为2IQR1-4天)。治疗期间,84名患者发展为ARDS,其中67人接受了机械通气,最终有44人死亡。在死亡患者中,38人(86.4%)接受了无创机械通气,5人(11.4%)接受了有创机械通气,1人(2.3%)接受了体外膜氧合。 

  研究人员发现,与无ARDS的患者相比,那些发展为ARDS的患者往往具有以下特征:老年人(≥65岁),就诊时有高烧症状(≥39,患有高血压、糖尿病等合并症,中性粒细胞增多,淋巴细胞减少,终末器官相关指数、炎症相关指标和凝血功能相关指标升高。另外,接受类固醇药物甲基强的松龙(具有消炎及抗过敏作用)治疗的患者也更有可能发展为ARDS 

  尽管中性粒细胞的增多可能造成中性粒细胞的活化,从而对病毒产生免疫反应,但这也可能会导致炎症风暴(细胞因子风暴),使患者出现发热、疲劳等症状。已有研究表明,细胞因子风暴是导致ARDS的重要原因。这或许能够部分解释为什么有高热症状的患者更容易发展为ARDS。不过,尽管高热与发生ARDS的可能性较高有关(HR1.7795%CI1.11-2.84),但是却与死亡呈负相关HR0.4195%CI0.21-0.82)。 

  ARDS发展或从ARDS发展到死亡相关的因素的双变量Cox回归 

  进一步分析ARDS死亡病例发现,与存活患者相比,死亡患者的年龄更大(差值为18岁,95CI13.0-23.0)。另外,死亡的患者患有高血压的比例更高,接受抗病毒治疗的可能性更小,同时他们的肝损害指数、肾功能不全指数、炎症相关指数、凝血功能指数均显著升高,淋巴细胞计数以及CD8 T细胞显著减少。 

  尽管此前有学者不建议在治疗中使用皮质类固醇激素,认为这可能会加重与COVID-19相关的肺损伤,但是这项研究表明,类固醇药物甲基强的松龙似乎降低了ARDS患者的死亡风险。在发展为ARDS84名患者中,50名接受了甲基强的松龙治疗的患者里有23例死亡(46.0%),而34名未接受甲基强的松龙治疗的患者里有21例(61.8%)死亡。 

接受和未接受甲基强的松龙治疗的ARDS患者的生存曲线 

 

  

  《柳叶刀》最新在线文章也提出,从过去的试验数据来看,在过度炎症中,免疫抑制可能对COVID-19患者是有益的,使用皮质类固醇激素或许能够帮助过度炎症患者提高生存率。 

  目前,中国以外地区COVID-19确诊病例数已经超过8万例。这项研究或许能够帮助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医护人员更好地应对疫情,降低因ARDS造成的死亡。 

  

   (来源:生物探索) 

  参考文献: 

  [1] Risk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 and Death in Patients With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Pneumonia in Wuhan, China 

  [2] COVID-19: consider cytokine storm syndromes and immunosuppression 

  链接: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/8wWEaXBxcfsvJ7oeSzFbIw 

XIANGGUANXINWEN:

WENJIANFUJIAN: